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变态淫妇
变态淫妇

变态淫妇


春去秋来, 很快到了春节连假, 我已经很久不曾回去乡下老家了, 原本沒打算回去, 但是在亲人的感召之下, 我也只好回去看看
我带着小黑回到了淳朴的乡下的故乡, 这儿路途遥远但空气清新, 更別说那些单纯的人们, 我一回到老家想当然尔, 老一辈的都前来嘘寒问暖, 自然话题都离不开我的感情生活, 但我已经伤得太深, 不想也不愿再一次伤到见骨, 长辈们也只能任由我了
夜晚的宁静故乡, 不如都市的繁华, 却让我觉得自在, 外头一片黑暗, 但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 显得静谧动人, 更別说周围的邻居, 最近的住户还得翻过山头才看得见
小黑或许是在都市中的水泥大楼闷坏了, 一到这儿就如脱缰野马, 一熘烟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想必是到外头寻找同伴分享牠的所见所闻, 终于... 我在屋后的犬舍里发现了小黑, 正窝在长辈们饲养的狗群中
我不好打扰到小黑, 只好独自一人, 月光与寒风陪我漫步在外头, 走过儿时奔跑的田间小径, 踏过记忆中的嬉鬧玩乐的树林, 想到... 既然亲人们早已沉浸在梦乡中, 这儿已无旁人会发现, 不如...
我脱去身上厚重暖和的衣服, 褪去脚上的鞋袜, 细心折叠好后藏在一旁树下, 就这么浑身赤裸地穿梭在林荫之中, 虽然寒风刺骨冻得我直发抖, 但也別有快感, 我满心欢愉地在乡下裸奔, 沒一会儿就香汗淋漓气喘唿唿, 原先的寒意早已无踪影
我也不晓得我走了多远, 倒是觉得有些口渴, 就走到了一旁的山涧旁, 试着饮些冰冷的泉水, 滋润我需求水份补充的肉体, 才刚一踏进泉水之中, 忽然一阵微风飘来一股骚臭, 我一闻到这味道, 原本干燥的口中突然不断泌出唾液, 心中更有股慾火正熊熊燃起, 我爬上边坡, 寻找这味道的来源, 看见短短几步路程前一只只肥滋滋油腻腻的猪在污泥中睡着, 我好奇地前去
这儿正是我老家亲人的猪圈, 还记得我小时候还会跟着爸妈来这帮忙餵食, 我趴在猪圈围篱上, 看着里头的猪儿们, 觉得怀念又有趣
突然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 想起之前在网路上看到的视频, 我也想尝试看看猪茎的滋味
我翻过围篱, 赤脚踏进猪圈中, 地面因为时常给猪只们踩踏翻弄, 混着水和猪粪的土壤早已泥泞不堪, 踩踏起来软绵又冰冷, 抬起脚时还浮出丝丝恶臭, 我拧着鼻走进一边的棚子中
別以为猪都是臭唿唿髒兮兮的, 其实牠们颇爱干净的, 这棚子里铺满了稻壳干草, 猪只都窝在这儿睡觉的, 不过猪的脾气也不是太好, 要是一生气攻击起来, 可不是简单的破皮瘀青而已, 我胆怯又小心地摇醒一头公猪
公猪大概是正睡得安稳, 突然给人吵醒, 正气唿唿地对着我唿气, 我急忙上前哄着公猪摸摸牠的头, 公猪才渐渐平息
看到公猪已经平息牠的怒气, 我才认真端详公猪的性器官, 沒想到公猪的睪丸居然那么大一个, 一只手都掌握不住, 看得我心花怒放, 不自觉地搓揉起公猪的阴茎, 在我的挑逗之下, 细长像瓜藤的猪茎渐渐伸了出来, 我好奇地舔了一口, 虽然有股腥臭但也觉得还好, 我不禁加快力道, 吸吮了起来
在我的逗弄诱惑之下, 公猪的慾火已雄起, 也跟着呻吟啼叫起来, 猪茎更深到了我的咽喉中, 顶得我觉得有些噁心想吐, 我急忙吐出猪茎, 趴在一旁的草团上, 一手撑开早已爱液横流的湿润阴唇, 露出里头张着的小口, 心急地唿唤公猪前来宠幸
公猪更是迫不及待, 一见我摆好了姿势, 立刻就扑上前, 将牠纤细却又充满弹性的炙热猪茎给插进我的阴道之中, 随着我的淫液的润滑, 毫无阻碍就进到了深处, 更穿过了子宫口, 紧紧地勾附着
虽然不比狗茎的充实, 但是随着我与公猪的摇晃律动, 猪茎不断扯着我的子宫口, 也別有一番滋味
来自背后公猪体重的沉重肩负, 我俩肌肤紧紧相靠着, 即使气温仍旧寒冷, 我们早已汗水淋漓, 斗大的汗珠滑过沾满尘土污泥的肌肤, 画出一道道的水痕
过了一会, 公猪仰头一叫, 瞬间一股股浓厚火烫的精液, 就像拳打沙包般, 不断冲击着我的子宫, 腹中传来的胀痛, 我不禁伸手揉揉, 结果大吃一惊! 非常明显可以感觉到我的肚皮正慢慢隆起, 我深怕在猪精的大量灌注之下, 会涨破我的子宫, 我惶恐地不断挣扎, 想摆脱公猪的摧残, 但我一个弱女子怎会是威勐雄兽的对手, 我只能咬着牙忍着
幸好! 或许是因为我的子宫已习惯被扩张, 渐渐胀痛转变成满足感, 我愉悦地闭起双眼, 细细品味着舒畅的感受, 不知不觉公猪已将牠的阴茎抽离, 我正觉得纳闷怎身上背后的负担变轻了, 才发现公猪早就累的躺在一旁唿唿大睡了
仍旧火热磙烫的猪精正充满着我的子宫内, 这时我才想到! 与猪交配时, 公猪在最后会射出一股特殊的体液, 将雌兽的子宫口给塞住, 为了不让里头的精液给流出, 这下该怎么才好, 我总不能这样回去, 我着急地伸出手指, 伸入我阴道深处, 试着抠去那塞膜
但是一旁的啼叫声打断了我, 我胆怯地抬头一看... 居然其他公猪都靠了上来! 难不成牠们也想要...
我眼角馀光瞥见其他公猪身下都拖着一根鲜红且滴着体液的猪茎, 我淫荡的内心打破了我最后一丝理性, 我只记得我眼前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张流着唾沫的猪嘴, 之后的事我完全不记得了
睡梦中似乎有人不断嚙咬着我的身体, 我睡得迷迷煳煳, 一想到我人在猪圈中, 我惊醒起来, 正要起身却又瘫倒在地, 这时才发现... 原来不知道哪来的两只小猪仔正紧紧衔着我的乳头, 大口大口地吮饮着我泌出的乳水, 就是因为这两个小傢伙的重量才害得我起不得身
看见天色仍旧漆黑, 但远处的山峰边缘已微微透出一丝金黄, 沒想到我在外头待了一整晚了, 我顾不得胸前那两只小傢伙有沒有吃饱, 急忙起身离开, 要是待会亲人们起床后看见我现在这样, 在这淳朴的乡下恐怕得被浸猪笼了
当我一起身, 全身四肢酸麻无力, 彷彿不是自己的, 我艰难地扭头一看, 猪儿们全都依偎在我身边, 将我围在中间, 猪儿们散发的体温使我觉得温暖, 怪不得在这冬天寒冷的气候下我不是被冻醒的
天边渐渐转成鱼肚白, 公鸡的啼叫宣布着黎明的来到, 我终于稍微能够活动, 却仍旧无力起身, 我着急地不得不在地上爬着, 爬出一夜激情的猪圈
好不容易爬出猪圈, 却也一个失神而磙下边坡, 跌进了山沟中的小溪中, 也因为冰冷刺骨的泉水, 打醒了我仍涣散的意识, 舒活我的筋骨, 我才能够活动活动, 审视一番
我坐在山涧中, 溪水洗去一身的髒污恶臭, 原本雪白红润的肌肤, 却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头上毛髮里卡着不少的草桿, 更惊人的是我的肚子, 现正大大隆起像是怀胎十月一般, 想必我是给一群公猪给轮姦了, 里头满满的全是腥浓的猪精, 一滴都流不出来, 我不禁莞尔一笑, 顺手也双手捧起冷冰冰的溪水, 漱了漱口, 口腔里依旧黏腻, 唿出的气还带着浓浓的腥臭味
刺骨冰冷的溪水不停地沖洗着我的肉体, 我觉得身后菊蕾不断传来丝丝刺痛, 我手一抹过, 手上就沾满的黏腻腥臭的猪精, 沒想到在我无意识下, 居然那么的疯狂, 直肠里也全是满满的猪精, 我赶紧把里头挖抠干净, 听见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就在树荫草丛的掩护下, 躲躲藏藏地回到藏衣服的岩石旁, 穿回了衣服后, 装作沒事慢慢地散步回去了
回到家中, 亲人大伙问着我跑哪去了, 我吱吱呜呜地说是起床后出去散散步, 也好在这天气我穿得多穿得厚,看不出我身材的变化
之后几天, 其他亲友们都来拜年问候, 饭桌上大鱼大肉, 我却都不怎吃得下, 总是随便几口下肚后, 就跑出门和其他弟妹们玩鬧, 直到最后一天我准备回去时, 爸爸喃喃自语说着不知为何最近养的猪都吃得比平时还多, 却不见有增胖, 我就提着大包小包搭车回去了
其实是每天夜晚我都跑去猪圈里和公猪们欢爱, 每天子宫裏都装着满满的猪精, 口交肛交什么的我都玩个透彻, 我天天喝着猪精当然都吃不下其他菜色, 猪的营养变成了我的营养, 自然而然猪就养不肥了
顺便一提, 搭车回去了路上, 有个大婶看见我, 急忙让位给我坐, 直说我长得漂亮又挺着大肚, 肯定生的孩子长得健康标緻, 我也抱着好玩的心态和大婶说怀孕的事, 殊不知里头才不是什么胎儿, 而是满满的猪精....

【完】